拜尔斯曾被队医性虐待坚持上诉 拒绝2亿美元摆平大话剑仙

拜尔斯曾被队医性虐待坚持上诉 拒绝2亿美元摆平

日前,四枚奥运会金牌获得者拜尔斯回忆起了她被队医纳萨尔虐待的经历,还透露东京奥运会的延期让她感到崩溃,因为这意味着她还要在美国体操队再待一年。

拜尔斯是在接受时尚杂志《Vogue》采访时说这番话的,她说在前队友和幸存者玛吉-尼科尔斯的报道曝光后,她意识到自己受到了纳斯尔的虐待。

尼科尔斯是最近Netflix的“运动员A”纪录片的焦点,该纪录片详细描述了性虐待丑闻。这位前团体世界冠军曾在2015年第一个向美国体操队提出虐待事件。拜尔斯说:“但我当时正在看玛吉的报道,这让我大吃一惊。我好像也接受过同样的治疗。我去搜索,比如‘性虐待’这样的词。”

拜尔斯形容接下来的日子是“黑暗的”。拜尔斯用“很沮丧”来形容那种感受。“有一次我睡了很久,因为对我来说,这是最接近死亡而又不伤害自己的事情。那是一个非常黑暗的时期。”

“运动员A”声称,美国体操队无视纳萨尔的性虐待,尽管运动员们站出来指责这位内科医生的不当行为。这部纪录片表明,与体操运动员的福利相比,管理机构更感兴趣的是利润。

拜尔斯还谈到了东京奥运会延期带给她的影响,她说自己的感觉是“支离破碎”,因为这意味着她将不得不在美国体操队再呆一年。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接受。

拜尔斯曾被队医性虐待坚持上诉 拒绝2亿美元摆平

这位23岁的年轻人一直是美国奥委会和残奥会以及美国体操协会对纳萨尔虐待丑闻处理的公开批评者。她目前是这两个组织正在进行的诉讼的原告,该诉讼由大约140名被虐待的幸存者提起。法庭动议寻求现任美国奥委会主席苏珊娜-莱昂斯、前首席执行官斯科特-布莱克蒙和前体育表演主管艾伦-阿什利的证词。美国奥委会和美国体操协会此前都试图避免因未能阻止纳赛尔的虐待行为而被追究责任。

今年2月,,美国体操协会向140多名幸存者提供了2.15亿美元的和解协议,条件是美国奥委会将免除责任,美国奥委会或美国体操协会的现有或过去雇员不需要提供证词。这一提议遭到拒绝,拜尔斯批评这两个机构的举动。美国司法部还在调查联邦调查局对这些指控的处理,执法机构被指“缺乏紧迫性”。

据悉,超过350名女性受到纳萨尔的虐待,密歇根州一家法院在2018年因性侵犯数十名年轻女子体操运动员判决纳萨尔判无期徒刑。此外,纳萨尔还因联邦儿童色情罪被判入狱60年。

2020年07月13日 11:11